您的位置:

首页> 少妇激情> 我在服装店被玩了

我在服装店被玩了 - [db:分页标题]

我在服装店被玩了我二十岁,任职潮流服装店售货员。我们的货品售价高,除了因为用料和设计优质之外,还因为我们是号称全城最专业的服装店,即以服务态度取胜。每一名店员都需要接受两星期的培训,务求以最亲切友善的一面,为客人提供贴心的服务。我工作的店舖在一个高档次的商场内,对比起其他店舖,我们的营业时间较长,在晚上较迟关门。所以,通常我离开的时候,商场已是人去空空的局面。好像今天,当我把“关门”字牌挂上时,商场其他店舖已灯火熄灭。店内的另一个女孩有事早走,由我负责关门。把字牌挂好后,我走进更衣室内,除下员工制服,准备换上自己的短裙和V领背心。为了让客人有理想的试衣空间,本店的更衣室设计得特别宽敞,大如一间独立房间,还有长沙发,配以柔和的音乐,十分舒适。脱下制服后,镜中的我穿着粉红色内衣裤,性感迷人。我长得不算很高,大概 160cm,身材玲珑标致,胸部坚挺结实,散发著青春气息……正当我欣赏著自己的身段时,忽然门铃一响,有人欲推门而进。我连望穿上裙子和背心,赤着脚跑出门外。门外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高个子青年,衬衣西裤公事包,活脱脱的上班族。他整个人由头至脚都湿透,像刚从澡室中走出来一样。“先生,对不起,我们已关门了。”“小姐,外面下很大雨,我又赶着赴宴,我需要买衣服更换,麻烦你,我很快便会选好,求求你吧。”“这个……”看着他湿得一副可怜相,而且长得蛮俊朗的,便答应下来︰“好吧,你进来啦。”“谢谢你!”待他进店后,我给他一条毛巾擦头。他很快便选了几件衣服和牛仔裤,我领他到更衣室试衣服。也许是心理作用,我一边走着,一边感到背后有灼热的目光射在我短裙下的美腿上。在更衣室前,我专业地问︰“先生,你还有其他需要吗?”他说︰“这个……你们有男装内裤卖吗?我的衣服都湿了。”我礼貌地说︰“对不起,本店没有出售内衣裤。”他说声谢谢,把门关上。我耐心的守在门外,等客人出来。 可是,过了十分钟,却没有动静。我轻轻敲门︰“先生,衣服合穿吗?”他显得有点傍徨︰“对不起,这个衣服……我遇上一点小麻烦……”我友善地说︰“先生,你出来,让我帮你。”他说︰“这个……不太方便……我的衣服卡住了,你可以进来吗?”我说︰“好的。”然后推门而进。客人穿上了贴身的短袖 T-shirt,突显了健硕的肌肉,下面则穿着直脚牛仔裤,十分有型。“先生,有什么问题吗?”他不好意思地说︰“对不起……裤子的拉练……卡住了……我弄不好……”我暗暗脸红,但本着专业的精神,唯有蹲下身去,为他检查问题。果然,拉练还差大概两分的距离,才接到顶端。我尝试把拉练往上拉,却动不了。在过程中,我需要尽量小心别碰到他的身体,但是仍不免按到他的裤档,感受到下面一团渐渐隆起的男体。我的心开始跳起来,但只有不断告诉自己,这是专业的工作。我抬起头,发现站着的他正往下盯,这时才发现自己的 V领背心下胸脯已露出大半部分。我站起来,脸羞得红了︰“先生,请你稍后把裤子脱出来,我给你换另一条吧。”然后转身准备离开。他突然从后拉着我的手,按在他硬硬的裤档上︰“小姐,这个拉练坏了,要怎样解决呢?”“我怎知道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他已拉下拉练,一道雄伟的巨物破巢而出!原来他并没有穿上内裤!“你…你想怎样?”我差点被这庞然大物吓得目瞪口呆。“刚才你的手在它身上摸来摸去,弄得我很痒啊,你们都是这样骚扰男客人的吗?”他一边说一边逼近,我一路往后退,结果被沙发绊倒,跌坐沙发上。“我哪有骚扰你?你说有问题要我帮忙吧了!”“我还有得多问题,要你帮忙呢!”他淫笑,然后坐在沙发上,把我抱在怀中。“不要啊!”我极力挣扎,但却不挣不脱他的拥抱。他坐在沙发上,面对着我的背部,用左手把我的双腕捉紧。我整个人摊坐在他身上,对着镜子。他在我耳侧吹气,令我酥软下来。他的右手爬上我的身上,掀起我的背心,插入胸罩下爱抚我的乳房,一边又吻着我的耳珠

他抚得兴起,把胸罩往上扯,两颗圆浑的肉球顿时弹出。我从未试过对着镜子看自己被爱抚,加上身上多重刺激,乳头已不由自主硬起来,而下面亦隐隐湿了。“怎样?我的好妹妹,波波舒服吗?”在他的手中,两团乳球如雪白的面粉般,任他搓圆按扁。“嗯……”“放开我……”我软软地说。“你真的要我放开你吗?”他那挑逗的气息,又再吹上我的耳侧,令我失去反抗的力气。他的手缓缓从乳峰上向下滑,如蚂蚁般在我身上寻找地图,绕过腰侧,滑向腹部,再从小腹向下移,慢慢溜向下阴。他在我的阴户上缓缓打圈,我是十分敏感的人,立即如触电一样,不自觉又湿更多;但他的手竟又离开,滑到我的大腿上,在滑溜的肌肤上来回抚扫。“别怕,我很温柔的。”他轻咬我的耳。“啊……”当他的手再溜到我的阴户时,我不禁呻吟起来。他把两腿向两旁伸开,我搁在他大腿上的两腿也随之分开。镜中的我好像一个“大”字,粉红内裤完全暴露出来,两侧还露出过少许阴毛。他的食指隔着薄布,搜寻我的桃缝,并沿着上下抚弄。只见镜子前,我的内裤已现出一个湿痕,把缝道的形状完全表现出来。“已这么湿了啦?这样呢?”他把食指向下滑,直到穴口,然后隔着布冒入我的肉洞。“哦……”我的神经几乎全部弹起。由于两边布随手指卷入洞内,所以我的阴唇已几乎完全露出。“啊……”淫水不断渗出阴道,把内裤染得更湿。“怎样?隔着布不爽吧?要不要把裤子脱下来?”“我……”我开不了口。他的手指探得更深,令我更想要了。“好的……”我小声的说。“什么?我听不见?你要怎样?”他故意弄我。“把…把裤子……脱下来…”“然后呢?”“用手指……插穴穴…”他立即扯下我的内裤。他知道我不再反抗,便松开左手,两手一起进攻我的阴户。 我这些年来,还是第一次对着镜子看自己的阴户被抚摸。他左手不断拨弄我的阴核,每一下都带给我无比的刺激。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以打转的形式,沿着我的穴口卷进阴道,然后猛力抽插,渐渐传来啧啧水声。“啊!啊!”我全身酥软,享受着一下一下的快感,越来越热。他抽插得越加厉害,我的水道已快缺堤,身子扭来扭去。突然,他停了下来,把沾满阴液的手指拉出,然后拉着我站起来。他飞快地脱掉裤子,暴涨的雄根挺直高扬。“怎样?要这个吗?”“要啊!”我这时那还忍得了?“你要怎样啦?”他坐在沙发上,庞然大物如旗扯起。“要插穴穴……”“用什么插呢?”“用哥哥的大鸡巴……”“怎样插法?我不懂,你要怎样做?”我的阴道正如被蚁咬般百痒难止,再也顾不得淑女的羞怩,爬到沙发上,对准龟头直套而下,把雄弓紧紧的吸啜。他也不迟疑,立即抱着我的腰上上下下的抽插,每一下都深入到底。我的乳房随跃动而振荡。大家喘息越来越急促,最后在抽蓄中一起达到高潮。自那天起,我便经常在下雨的晚上留在店中,等待下一次可能出现的做爱奇情。